• 您好,歡迎來到威海東旺食品有限公司

新聞發布

 

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:我國經濟復蘇基礎不穩

發布時間:2013-05-04 09:12:57

 

一季度我國經濟增速低于預期,4月份匯豐制造業P MI預覽初值下跌,甚至市場傳言外資開始做空中國。今年的經濟形勢到底如何?新一屆政府上臺后措施不斷,“頂層設計”成為各界熱詞,但到底設計什么,怎么設計?就上述焦點,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秘書長、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近日接受了南都記者專訪。

  他認為,今年我國經濟復蘇的基礎很不穩固,外貿也正遭遇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嚴重時期,產業升級面臨缺乏資金的困境,為此,他建議要迫切加快與他國的雙邊自貿協定談判,發展風投基金,鼓勵研發創新,并強調所謂“頂層設計”,改革在快和穩之間要“求快”。

  出口仍然嚴峻

  南都:去年經濟放緩后,當前中國經濟復蘇基礎穩固嗎?

  魏建國:基礎很不穩固,迫切需要加強。復蘇關鍵是兩條,一是拉內需,要使百姓有錢還要敢花。二是經濟發展方式轉變。

  南都:今年一季度出口超預期回升,是否意味著我國出口形勢好轉?

  魏建國:今年出口仍然嚴峻,是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遭遇的最嚴重時期。因為外需不振,特別是美國經濟復蘇滯緩,歐債危機仍沒有出路甚至比去年還嚴重。我國去年對歐盟出口首次負增長,今年又遇到了日本的問題,去年對日進出口首次出現30年來的下降,今年一季度降幅擴大到10 .7%,估計還會下降。由此,跟中國做貿易的第一梯隊的三個主要伙伴都在下滑。

  再看第二梯隊,新興國家受金融危機的影響也開始呈現。東盟的形勢也不好,現在只有韓國好點,但規模太小。目前唯一增長的就是非洲。我預計,未來5年,非洲將替代歐盟成為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。得益于非洲,我估計今年外貿仍然會有兩位數增長。

  南都:中日韓自貿區談判正在進行,同時日本還宣布加入TPP談判,又啟動與歐洲的雙邊自貿協定談判。就此,你如何看待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的前景?隨著入世紅利消減,中國又該怎樣爭取更多的貿易便利?

  魏建國:我對中日韓自貿區前景充滿樂觀,快的話3年,慢的話5到7年會談成。時間關口是關鍵,再慢就沒意思了。

  WT O方面,美國認為中國受益最多,不愿意再推,因此架空W T O,做雙邊和區域的FT A (自由貿易協定),表現最明顯的是美國提出要跟歐盟兩年談完,同時在亞洲搞T PP。為此,中國絕對要加快與他國談FT A,直接加快速度,商場如戰場。美國談我也談。F T A都是互利雙贏的,中國要加快要多談,可先跟俄羅斯等大經濟體談。否則會被邊緣化,會喪失國際貿易話語權。

  大力發展風投是下一步創新的關鍵

  南都:工信部部長苗圩3月份說我國工業基礎薄弱,核心技術、關鍵零部件及原材料等嚴重依賴進口。問題是否真的如此嚴重?該如何解決?

  魏建國:中國是制造業大國,但不是強國。制造業當前到了關鍵階段。我覺得解決問題首先要下決心,就是拿出當年制造兩彈一星、發射神舟的那種團隊集體作戰的精神。政府要重點給予資金和研發支持。民營企業要發揮其獨特作用,向日德中小企業學習。

  這一輪的轉型升級,跟前一段有本質不同,以前是單向的,從勞動密集型轉為技術、知識密集型,現在一部分技術密集型也要轉型。關鍵的關鍵,核心的核心,是能夠打出自主創新的品牌。

  南都:產業升級需要巨大資金投入,但據我們了解,不少企業尤其民企經過這兩年,可以說在艱苦求存,資金實力不強,也不敢投。對此,您認為該如何應對?資金從哪里來?

  魏建國:你問到一個關鍵問題,中國人不敢投,擔心風險;外國人也不敢投,因為資本項尚未放開管制。建立風險投資機制、大力發展風投基金是下一步創新的關鍵。首 先 要 發 揮民 營 資 本的作用,撬 動 社會資本甚至國際資本 ,像 美國 那 樣 ,關鍵是要有一種機制,即風險投資機制,對投資者來說,要做到投資十個項目,只要有一個成功,就贏了。

  南都:人民幣最近升值加快,外貿壓力加大,接下來會怎樣?

  魏建國:絕對要防止人民幣升值過快。但預計人民幣匯率還會升一些,但不會升太多。首先要擴大浮動區間。其次推進人民幣國際化,促進跨境貿易使用,增加與其他國家互換貨幣的額度。

  越是頂層設計越來自基層

  南都:現在大家都在說頂層設計,在你看來,什么叫頂層設計?

  魏建國:頂層設計就是集中了國家頂層的智庫人員、專家學者以及政府有關部門共同就一個問題提出比較有前瞻性、科學性、預見性、可操作,并且能得到各方面認可的在一段時期內最佳的方案,并會經過時間不斷完善。這個詞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就提出了,比如鄧小平提出的招商引資建設深圳特區,這就是典型的頂層設計。

  為什么現在大家都寄托于頂層設計?

  第一點,現在有很多既得利益集團、部門和既得利益者,如果自下而上地搞一下方案,大家會有疑問,這公平嗎?符合我們利益嗎?符合長遠利益嗎?這決定了必須自上而下。

  第二,當前矛盾較多,各種問題較尖銳,特別是發展和改革,既要照顧到當前一些突出矛盾的解決,同時要顧及經濟轉型,因此要求頂層設計要具有很強的全面性和科學性,不是顧及一時或一方而提出的臨時方案。

  南都:僅靠頂層設計,夠嗎?

  魏建國:要消除一個誤會,以為凡是頂層設計就不考慮民眾意見。事實上,越是頂層設計越是來自民眾來自基層,只不過是從上面下來這種方式,讓人們沒有話說。

  南都:那么該如何設計?重點或關鍵在于哪些?

  魏建國:在頂層設計時,要選擇好突破口,將民眾和社會最關心的問題選擇來解決。比如經濟體制和機制,選擇其中的財稅問題切入。先做一兩個,把它做好做全面。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邊改邊做邊完善,不是摸著石頭過河,而是盡量預見到可能出現的問題,避免因某些阻礙而停滯不前,或者提前做好應對預案。

  比如體制改革,第一個要啟動收入分配改革,再拖下去社會意見就大了,哪怕先出臺一些東西。第二個是財稅,重點是讓個人和企業減稅減負。第三個是十八大提出的能否做到三個公平,權利公平、機會公平、規則公平。

  廣東迫切需要解決發展質量問題

  南都:對于經濟改革,有的說要快,有的說要穩扎穩打,對此你怎么看?

  魏建國:什么叫穩扎穩打?這有問題,我很不同意!沒有衡量標準,什么叫穩?什么叫不穩?如果很穩的話,改革反而不顯急迫。我認為要循序漸進、抓住重點、逐步實施,但要盡快開始,盡快啟動。方案不在大小,數量不在多少,只是一個行業的也可以,哪怕只針對一個問題也可以,關鍵在于啟動。

  在盡善盡美和快速之間,快一些更好。因為現在民眾的心情是渴望快出臺早出臺,盼望的心情是急切的。即使出來后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,也不要怕。總比十全十美但慢出來要好。我們已經錯過了很多改革的時機和窗口,現在要趕快趕上。

  南都:廣東曾經是改革開放的前沿,現在正轉型升級,且經濟總量第一的位置正有被江蘇趕超的危險,你怎樣看待廣東目前的處境?

  魏建國:廣東有著光榮的改革歷史,我認為廣東有著非常廣闊的空間,不論政府學者還是百姓,都在積極探索。

  廣東現在迫切需要解決的是發展質量問題。要盡快把注意力轉向經濟發展模式,而不在于要保住第一的帽子。丟了也不可怕。二是加大海洋經濟開發,廣東海域是全國各省海岸線最長的。三是抓住當前國際新興產業的發展時機,隨著老齡化時代到來,醫療衛生和綠色經濟發展潛力大,廣東大有可為。

  南都記者 辛靈

北京pk10走势图